叶星

咕咕咕

原耽短评系列——《撒野》

(以下仅代表个人意见)

《撒野》——巫哲
整体剧情:★★★★★
人物塑造:★★★★★
甜度:★★★
它可能不是我最爱的,但它是对我影响最大的。
我无数次想,到底是什么拯救了这两个曾经无数次想要放弃的人。或许就是那一句“希望我们都能像彼此一样勇敢。”
生活在经济良好的新城,从不能体会到相对落后的小镇生活——治安全靠自觉,学习全靠天赋。从优越条件中走出的蒋丞和从出生就在生计奔波的顾飞,他们的相遇到相爱,居然那么顺理成章。
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是我大一最迷茫的时候,对爱情、对学业、对未来, 虽然现在仍然再思考,但又比之前更加勇敢,敢追求也敢放弃,放下了不会有结果的,也对想拥有的更加坚定。
希望我们都能在未来,撒野奔跑。

原耽短评系列——《六爻》priest

(以下仅代表个人意见)

《六爻》——priest
整体剧情:★★★★★
人物塑造:★★★★★
甜度:★★★★
“仿佛甜只有一瞬,苦却苦了很多年。”
在整部文里,给我印象最深的其实不是主角,而是师父的那条线。
有些天道注定应在身上,但也未尝不可改,那些因谁而起的劫数,终究也会落回原处,余生的苦涩都不过是为了曾经那一瞬的甜。
就像童如因为那满山鲜花登上不悔台,甘愿以心魔入体换回他。
苦不堪言,却甘之如饴。

(不常看修仙类的文,所以也不太会评,以后评这种类型的可能也会比较少,但身为p大的小迷妹,还是很喜欢这一部的w)

原耽短评系列——《AWM(绝地求生)》

(以下仅代表个人意见)

《AWM(绝地求生)》——漫漫何其多
整体剧情:★★★★
人物塑造:★★★★
甜度:★★★★★
“令我感动的从不是游戏本身,而是打游戏的这群少年。”
它让我无数次想起全职。
如果说《全职高手》是电竞精神的凝结,那《AWM》就是电竞人生活的展现,它更真实,也更无奈。
这是一个关于梦想和青春的行业,也是一个充满非议和误解的行业。他们在被人骂“不务正业”的同时,一次又一次在世界的赛场上身披国旗。
刚看完的那天恰逢RNG获胜,看着空间和朋友圈铺天盖地的庆祝,目睹着电竞人的努力正在被更多人看到。
而到如今,亚运会上的那枚金牌,也正在向那些为中国电竞奋斗的人们昭示着:
未来可期。

hpss同居30题(5)

hpss同居50题系列,cp为hpss,不是snarry,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无差,背景私设,有occ,新人新文,欢迎捉虫提建议。

新电脑到了,于是试了试在电脑上写,不知道格式什么的会不会变,于是只更一发试试水(才不是我懒呢)

5.访客

Harry到Snape家没几天,就迎来了一位访客,“教授,很抱歉打扰……疤头你怎么在这!”铂金小贵族刚踏出壁炉,看到死对头抱着一本魔药课本坐在自己院长的沙发上——该死的那什么时候变成红色的了——惊讶的连贵族礼仪都忘记了,呆呆地站在壁炉前怀疑人生。

“该死的Malfoy,你以为我想来这里吗,要不是校长说叫我来‘调理身体’,我才不来呢。”Harry看到从壁炉里出来的小蛇也呆住了,下意识地反驳回去。

“小Malfoy先生,您是想在‘寒冷’的夏天烤烤火吗?potter,滚回屋里去做你的作业!”snape从书房走出来,看到两人对峙的局面,又听到刚刚Harry的话,明显有些不悦,“希望小Malfoy并未提前打过招呼的来访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不然会让人觉得你的家规抄的太少。”

“se……呃……Snape教授,我……好吧……”Harry看出了自家恋人因为自己刚刚的话产生的不悦,只好乖乖抱着书往房间蹭过去。

“抱歉,教授,我刚刚失礼了,父亲说有要事商议……父亲?”小Malfoy话未说完,就看见自家父亲从壁炉里出来,站在刚刚自己定住的地方,看见还未来得及进屋的Harry明显也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便恢复常态,向几人点头示意,看来自己的功力还是不足啊……

“oh我亲爱的severus,还有……小Potter先生,上午好。”大Malfoy先是向小Malfoy投去了责备的目光,而后理了理袍子,露出假笑,“看来severus家里不止我一个客人?”

“Dumbledore的安排,Potter先生,我想您应该加快速度回到您的房间学习了——Lucius,小Malfoy先生刚刚说有要事,我想不是来问候我们的救世主大人的吧。”Snape用死亡凝视示意Harry赶紧回屋。Harry接到讯息,一边对那句“亲爱的severus”表达不满,一边咒骂Malfoy一家,嘟嘟囔囔地回到房间趴在门后偷听。

“severus,我想我需要请你去一趟Malfoy庄园,我们到那再说,走了小龙。”Malfoy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匆匆地催促着,Snape只好跟着他们前往庄园,留下Harry在门后哀怨地挠墙,怎么自家恋人这么快就被那群孔雀抢走了,今晚看来只能自己独守空房了……

孙哲平生贺(双花向)

#孙哲平生日快乐#

孙哲平,他是前百花战队队长,是联盟昔日第一狂剑,是前落花狼藉操作者,是繁花血景的开创者…
在张佳乐眼中,他是曾经的队长,是昔日的搭档,是站在百花缭乱身边的人,是他心中的繁花血景。

从初识到并肩,从战友到对手,世事更迭,无论是他的手伤还是自己的退役转会,都改变不了张佳乐心中的孙哲平,改变不了那段曾经并肩战斗过的回忆,改变不了他,也改变不了自己。

还是一样的疯狂,一样的无所畏惧,张佳乐原以为离开百花是件不能被人理解的事,但职业选手懂得,孙哲平更能懂得,懂张佳乐的心,那颗想要拿到冠军的心,那颗不该被轻视的心,那颗带着他的那份梦想永远走下去的心。

其实孙哲平又何尝不曾有过失落,因为那对职业选手来说致命的手伤,那被迫中断的梦想,那完成不了的承诺,但他是孙哲平,孙哲平从不轻易妥协,他既已决定挥别过去,就不会留下一丝软弱,如同他的狂剑一般,带着千军万马的气势,冲破命运的玩笑,在人生的道路上飞驰。

张佳乐从未改变,四亚又如何,再多的失败也阻挡不了他那颗向往冠军的心。
孙哲平从未改变,手伤又如何,再多的曲折也影响不了他那一狂到底的气势。

繁花血景不再,但孙哲平、张佳乐,他们本身,就是一场繁花血景。

hpss同居30题(3-4)

3.一起逛超市
当Snape被Harry拖出门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我想Potter先生那装满芨芨草的大脑里或许还有点空塞下今天的购物清单,速战速决!”Snape满脸黑线不情愿地跟在Potter后面进了超市,把门口的工作人员吓了一跳。
“好的sev,我们只需要买点蔬菜和肉,哦还有新鲜的面包,家里为什么什么都没有,sev你平时都吃什么?”Harry低着头仔细挑选着蔬菜,想着蜘蛛尾巷里仅有的几块快要发霉的面包,对恋人的日常饮食产生疑问。
“三明治,咖啡,魔药。”Snape看着恋人“贤惠”地在蔬菜堆里挑挑捡捡,突然想逗逗他。
“什么!你平常就吃这些?还有魔药?!”Harry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面无表情的Snape,“不行,以后我来做饭,你怎么能不好好吃饭呢!”
“我想Potter先生那巨怪一般的大脑或许忘了,你可怜的魔药教授和你一样一直在霍格沃茨,蜘蛛尾巷怎么可能会有食物呢?”Snape看着炸毛的Harry,好心情地嘲讽。
“Oh sev,没想到你居然也懂幽默?不过既然已经说好了给你做饭…”Harry起身在Snape嘴角轻啄一下,“这是报酬。”

4.一起读书
“Potter先生!你就不能背背你的魔药学课本?别总想着魁地奇这种粗鲁的运动!想想你上学期期末的魔药考试,简直一塌糊涂,我都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好好上过我的魔药课?”Snape抓住了拎着扫把想要偷偷出去飞一圈的Harry,愤怒地把扫把扔进了储物间锁起来。
“Hey sev!你不能…我就飞一会…呃我是说…那是你的课,我当然有认真听…好吧我承认确实不适合魔药学…你带我到书房干什么?”感受着恋人的怒火,Harry最终选择了乖乖承受。
“看书!”Snape在书架上翻找一会儿,塞给Harry一本魔药学课本。
“哦好吧,那你要陪我一起看…Oh!这是你的旧课本!上面还有笔记!我要把它留下来!”Harry不情愿地接过课本,随即发现那是自家恋人的旧物,心情瞬间舒畅许多——管他魁地奇还是扫把,这本书我要好好珍藏!
“晚饭后检查,如果我不满意,那么沙发将是你今晚的伴侣。”Snape在书架上挑选着,转过头对Harry露出完美的假笑。
“Oh sev,你不能这么对待你的恋人!”
“Of course I can.”Snape拿着书坐到Harry旁边,“晚饭吃意面怎么样,配点浓汤?当然,你来做。”
“你不说晚饭后检查…”
Snape在提出抗议的恋人唇上轻轻一吻,“报酬。”
“好的sev!交给我吧!”

hpss同居30题(1-2)

1. 同居第一天
当清晨的阳光照进蜘蛛尾巷,Snape皱皱眉,他有多久没在这间破败的屋子里看见阳光了?哦现在已经不能用破败形容了,这该死的就是个狮子窝!除了卧室没怎么变以外——这是他用保证每天洗头换来的,毕竟Potter那个小混蛋已经不怕他的死亡凝视了不是吗?Snape刚刚想到Harry,身旁的恋人就迷茫地睁开双眼,双手自然环上了他的腰在他身上蹭蹭,嘟囔着要再睡会儿。
好吧,鉴于这个小巨怪还要长身体,那就再睡一会,今天他的早餐会是牛奶——Snape“好脾气”地在恋人额上留下一吻,“早安,Harry,欢迎来到蜘蛛尾巷。”

2.搬家
当该死的老蜜蜂在暑假的前一天用那种看穿一切目光看向他和Harry,并以“调理”的理由建议Harry暑期“暂住”在蜘蛛尾巷时,Snape就觉得,蜘蛛尾巷和他安静自由的暑假生活一样,都保不住了,虽然他不喜欢那儿,但标准的蛇窝将入住一个Potter,这绝对是场比坩埚爆炸还严重灾难。事实证明了Snape的确有着能担任双面间谍的智慧,那个散发着狮子气息的Potter踏进蜘蛛尾巷的一瞬间,就对它产生了强烈的不满,将箱子放到地上后,就以“反正还不是暑假”的理由,施了几个“清理一新”和“恢复如初”,又将沙发和窗帘换成金红色,而后用那双漂亮的绿眼睛注视着Snape,要求他把破旧的墙壁和窗户以及那些家具通通修理一遍。
“我是不是该赞扬一下Potter先生的变形课和魔咒课上的不错?如果我没记错,这里应该是你卑微的魔药教授的房子而不是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大人的?把这些愚蠢的红色去掉!Potter!”Snape假笑着转过头,忽视掉那双暗淡下去绿眼睛。
“Oh sev,我只是觉得这里有点过于破旧,鉴于它以后是我们的——家?sev,让我们的家温馨一些不好吗?”Harry凑过去,踮起脚,在Snape嘴角落下一吻。
“贿赂我?好吧好吧,该死的Potter,我的卧室你不准碰!”
“那你要保证每天洗头,还有,那是我们的卧室,亲爱的sev。”